首页 > 资讯 > 陈慧芳音音《古穿今,嫡女也能自由恋爱了》完结版阅读_(古穿今,嫡女也能自由恋爱了)全集阅读

古穿今,嫡女也能自由恋爱了

《古穿今,嫡女也能自由恋爱了》

杏树糖

本文标签:

很多网友对小说《古穿今,嫡女也能自由恋爱了》非常感兴趣,作者“杏树糖”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陈慧芳音音身边发生的故事,概述为:她重生穿书了,醒来,再不是尚书家的嫡长女,而是一本非正经书总裁文里面的豪放女。古穿今,她深吸一口气,努力理解着晦涩难懂的知识。庄生梦蝶,蝶梦庄生。无论是重活一世,还是只不过大梦一场,此时此刻,她想好好活着。哪怕她已不是尚书家的清白女儿,却也不能坠了家族清正的家风!逆转吧,新生活!...

来源:qwwrkbd   主角: 陈慧芳音音   时间:2024-05-18 23:27:45

《古穿今,嫡女也能自由恋爱了》小说介绍

古代言情《古穿今,嫡女也能自由恋爱了》是作者“杏树糖”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,陈慧芳音音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,主要讲述的是:别的地方不敢招惹,赛车场上,输赢都是常事,此时不上更待何时。见穆予昭不答话,红发男人笑得更大声,“还是穆少害怕了?也是,山路这么陡,身边要是坐个又哭又闹的,一不小心可就危险了。”“怎么会?”另一个男人结束了跟女伴的深吻,拍拍她的屁股,女人扭着腰上了副驾驶。“我看穆少分明是怜香惜玉,不忍心见娇滴滴的美...

第18章


陈慧芳:“???”

穆予昭扫了一眼陈慧芳,冷声道:“换一个。”

“穆少不会玩不起吧?”

红发男人歪嘴笑着,他早就瞄准了,这一队里都是眼熟的公子小姐,就最后这个最眼生,人也生得娇气,不用想都知道,一上车一定只会哭叫。

穆予昭带上她还想赢?

做梦。

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,仗着有几分背景,天天拽得二五八万的样子,早看他不顺眼了。

别的地方不敢招惹,赛车场上,输赢都是常事,此时不上更待何时。

见穆予昭不答话,红发男人笑得更大声,“还是穆少害怕了?也是,山路这么陡,身边要是坐个又哭又闹的,一不小心可就危险了。”

“怎么会?”另一个男人结束了跟女伴的深吻,拍拍她的屁股,女人扭着腰上了副驾驶。

“我看穆少分明是怜香惜玉,不忍心见娇滴滴的美人落泪啊。”

陈慧芳大致听明白了,他们想必是打了什么赌,要穆予昭带一名女伴坐副驾,共同完成这场赛车。

穆予昭面沉如水,“她不行。”

不行?

又哭又闹?

陈慧芳轻轻挑了下眉,祖父带她驯外域进贡的烈马时,这群人可能还够不着方向盘。

这里的音乐太过聒噪,她迫不及待想要结束这一切,喝一碗浓郁温热的鱼汤。

双方僵持中,陈慧芳迈开了腿,闲庭信步一般走到暗蓝色的车旁,白皙纤细的手指搭在门上——

她身子微不可察地一僵。

啧。

怎么找不到把手?

这辆车与平常的车设计得不一样?

高科技方便,有时却也不方便。

她不动声色地敲了敲车窗,仿佛是挑选座驾一般的随性。

车是深沉的蓝色,少女的手却是秀窄又白皙的,反衬得她那双手更像是价值连城的奢侈品。

陈慧芳看向红发男人,语气平稳:“我可以。”

而后,眼神划过车门又转向穆予昭。

少年盯住她看了几秒,她不闪不避。

片刻后,穆予昭牵起唇角,露出两颗小虎牙,大步走过来,不知按了哪里,车门自动打开。

他微微弯腰,做了个“请”的绅士礼。

陈慧芳神态从容地坐上副驾驶。

还算有几分悟性。

叶有仪不无担忧地轻唤了一声,“你……”

陈慧芳仔细系好安全带,抬头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,叶有仪便瞬间安静下来。

脑中一瞬间闪过了篮球场上,那双看似柔弱的手稳稳接住了飞向她的篮球。

陈慧芳并不像她看起来那样脆弱。

叶有仪收起脸上多余的表情,眼神刀锋般刮过对面几个人,冷冷地“哼”了一声。

霍云乐看着对面几个无知无觉、还在嘻嘻哈哈的傻子,一时间竟然心生几分同情。

认出来了是谁还敢嚣张,真是老寿星上吊——嫌命长了。

九点,一声枪响,流水一般的豪车相继往山顶涌去。

穆予昭不疾不徐地探过身检查了陈慧芳的安全带,车里放的摇滚这会儿莫名显得嘈杂起来,他换了首蓝调,踩下油门。

他并不着急,落英山不是什么专业赛车道,前面对他来说都是康庄大道,只有最后十几道弯还有点意思。

鼻尖萦绕着一点若有似无的香气,清甜的,心思抑制不住地往身侧飘。

会不会开得太快了?

该死,这路怎么这么颠簸,她不会被吓哭吧?

一想到她那双清亮的眼睛里滚下一颗颗眼泪,一种难以抑制的焦躁瞬间席卷上心头。

穆予昭忍不住偏过头,却只见到她安然如月的侧脸,长而弯的睫毛随着每一次颠簸微微颤动,像蝴蝶振翅,拂过他的心尖。

“左。”

几乎在陈慧芳出声的同时,穆予昭往左打了把方向盘,险险擦着前方的车过去。

陈慧芳皱了下眉,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。

这人不做君子,主动去玩些命悬一线的游戏也就罢了,行在如此险峻的路上,竟然还敢走神,当真是不像话。

纨绔子弟她见得多了,对于他们,好言相劝是没有用的。

于是陈慧芳淡声提醒,“两分钟前,刚刚那辆黄色的车就超过你了。”

穆予昭果然转回头,目光直直地投向远方,脚下用力,车化作一道幻影,直冲出去,接连超过了几辆车。

车里安静无声,半晌,穆予昭笑了一声,“放心,这条路我闭着眼睛都能开。”

陈慧芳不答,转而问道:“你会赢吗?”

穆予昭扬眉,“我从没有输过。”

他想起那天球场上抛回来的球,终于确定了,她不是娇弱无力的花朵,脸上的笑容愈发扩大。

前方到了第一个弯,经过的车不约而同放缓了车速,他眼睛眨也没眨,猛踩油门,擦着弯道防护栏连超两辆车,又往右转甩下另一辆。

身后各色音调的喇叭声响起,如同加冕的赞礼。

车高速行驶,带来隐约的失重感,陈慧芳微微眯起眼睛,感觉新奇又有趣。

直到现在,他们仍然没有看到出发前挑衅的黄车和红发男人的黑车。

她上山前看过山下的地图,第一道弯后不久是接连不断的五连弯。

从刚才那一幕便可知,弯道危险,却是超车的最佳时机。

连她这样的新手都知晓,穆予昭自然不会错过。

他没有半分迟疑,直冲进入第一道弯,猛打了一把方向盘,车胎与地面剧烈摩擦,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。

黄色超跑正在与第三道弯纠缠,少年眼中燃着灼灼火光,继续加速,一个利落地摆尾驶出第二道弯,直冲第三道弯而去。

又是一个极其精准地位移,车身流畅地滑过弯道,车镜贴着前方的黄车率先冲入第四道弯,两辆车擦肩而过时,穆予昭按了两下喇叭。

“滴——”

“滴——”

“妈的。”车内的男人捶了一把方向盘,眼前却只剩下车轮卷起的尘烟。

很快,一辆改装过、造型奇异的黑车出现在不远处。

那是最后一辆车,红发男人的。

陈慧芳在脑中勾勒出地图,前方到了整条公路最险的一处弯,是一个急速下坡的俯冲右弯道。

过了这个弯道不久,即是终点,如果要赢,必须在这个弯道超车。

然而稍有失误,他们将连人带车翻落山崖。

穆予昭没有任何减速的意思,油门已经踩到底,轮胎与地面几乎要摩擦出星星火光。

陈慧芳全神贯注计算着,在车飙入弯道第三秒时,她开了口:“右。”

下一秒,穆予昭往右打死了方向盘,车在狭窄的山路上漂移,车头擦着山石转过,他猛地回了半圈,车身急转,轮胎发出刺耳的尖啸,横亘在逼仄的路中央,堵死了黑车前进的路。

一道急促的刹车声响起,蓝车生生逼停了黑车。

在黑车如同谩骂一般疯狂响起的汽笛声中,穆予昭回正,继续飞驰。

现在,他们前方只有终点。

车里,黑人歌手沙哑的吟唱伴随汽车引擎的轰鸣,没有哭闹,也没有赞叹,穆予昭突然有点想说话。他从不压抑自己的想法。

“在想什么?”

陈慧芳看着终点,平心静气道:“在想,什么时候能喝上鱼汤。”

小说《古穿今,嫡女也能自由恋爱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